主頁 > 房產 >

銀保監會主席:持有多套房產,未來可能會有很大損失

2021-03-03 12:08 來源:中國資訊報道網
  最近的樓市風向,實在相當尷尬。
  要說調控政策,那確實是一出接著一出,1月2月合計調控了87次,次數多得驚人;但要說成效吧,短期確實也沒看出來……
  2月18日克而瑞發布統計數據,北京、廣州、深圳樓市在2021年春節兩周延續節前熱度,累計成交量較2020年、2019年同期漲幅均超過45%,創近3年春節同期新高。
  調控動作不斷,然而樓市熱度未歇,這背后充滿了政策與市場的博弈。
  這期間,還穿插著高層的表態,比如3月2日,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——
  房地產領域的核心問題,還是泡沫比較大。
  樓市泡沫
 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是日本人炒房的時代。
  原因無他,皆因房價瘋狂上漲。
  在低利率、高回報的外因誘導下,日本人的購房熱情空前高漲,將房子抵押給銀行貸款,然后再用這筆錢繼續買房,循環操作,很多人都背上了高額貸款。即使當時房價已經足夠高,但民眾依然堅信,房價還會繼續上漲。
  當時日本房地產的市值已經開始瘋狂,泡沫吹彈可破。在此期間甚至有傳聞稱,賣掉東京的房子,就可以買下整個美國——這話是不是有點耳熟?
  對嘍,這話在30年后改頭換面,卷土重來了。今年1月,網上流傳出了這么個說法——
  賣掉深圳的房子,就可以買下半個美國。
  這是一篇沒頭沒尾的文章,文內甚至連甚至連“151億”這個數據的出處都沒交代,典型的地攤文學,但它還是引發了一波網絡熱議。
  它之所以能引起討論,自然是因為大眾產生了共鳴——深圳的房價確實太高了。
  據中國房地產數據研究院資料顯示,在2020年12月中國288個城市的二手房價中,深圳二手房價同比漲幅達到34.25%。
  這個漲幅,你若是簡單地將其歸結為深圳的城市創新力高、生產效率強、為社會創造出了財富,然后這些財富又回流到了房價上,反哺深圳,這似乎在邏輯上可以說得通;但深圳這種爆發式的猛漲,你又很難相信它是合理的。
  顯然,官方也知道深圳樓市存在泡沫。
  所以,1月下旬,深圳的樓市調控來了,逐步調控二手房市場。2月8日,深圳住建局連發3條公告,祭出了樓市“殺手锏”——二手住房參考指導價。
  在官方發布的全市3595個小區的指導價中,只有61%的小區指導價與實際成交價基本一致。而在熱點區域,官方發布的指導價普遍比實際成交價低,有些豪宅的指導價,甚至只有市場價格的一半。
  指導價一出,就有市民向有關部門進行了投訴,但大勢所趨不可逆,目前已有多家銀行跟進了這條措施,開始按照指導價發放房貸。另外,從最新情況來看,深圳近年來被看做“后門”的房抵貸也要參考指導價進行發放了。
  可以說,深圳這回算是把買房的金融杠桿壓縮到了極致。
  同樣嚴打金融杠桿的還有北京。北京市住建委昨天發布了2021年工作安排,接下來將重點查處“無證售房”“不實宣傳”“合同欺詐和不平等條款”“違反預售資金監管”“捆綁銷售和違規分銷”“信貸資金違規使用”“借學區房等炒作房價”“違規工改住、商改住銷售”“發布虛假網絡房源”九方面問題。
  重點查處“信貸資金違規使用”,指的主要也是房抵貸、個人信用貸流入樓市的問題。
  兩地異曲同工,都在卡資金的脖子。
  戰線拉長
  3月2日,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重磅發聲——
  房地產領域的核心問題,還是泡沫比較大。
  在這次發布會上,郭樹清還警告了某些房產投資者。他表示:“現在很多人買房子不是為了居住,而是為了投資和投機,這是很危險的。因為持有那么多房產,將來這個市場要是下來的話,個人財產就會有很大的損失,貸款還不上,銀行也收不回貸款、本金和利息,經濟生活就發生很大的混亂。”
  在這段發言中,郭樹清首次提到了“房地產市場下行”的可能性,這樣的表態是極為罕見的。
  中國的房地產泡沫算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了。此前,央行發布了《2020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》,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BIS口徑我國的居民杠桿率為59.1%。
  據國際清算銀行測算,2016年至2019年,中國居民部門杠桿率上升了16.3個百分點,平均每年升幅超過4個百分點。截至2020年6月30日,中國居民部門杠桿率上升了3.9個百分點。
  央行表示,要高度警惕居民杠桿率過快上升的透支效應和潛在風險。
  而在這段時間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地嚴查房抵貸流入市場,也有這方面的考慮在。除了對購房群體動手,最近的政策也對地方和房企動了手——
  近日,22個重點城市表示,將在土拍上會實現“兩集中政策”,即集中發布出讓公告、集中組織出讓活動,2021年住宅招拍掛不超過三次。
  對于地方而言,啟動集中供地后,過去瘋狂賣地的情況可能要大打折扣了。而對房企來說,這對房企自身的現金流也是極大的考驗,過去瘋狂拿地、撬動杠桿的局面,也有可能一去不回了。
  另外,郭樹清今天還在發布會上透露,下一步就是貸款利率的回升和調整。
  這意味著,2021年的貨幣政策可能要收緊,房地產市場的膨脹自然會受到抑制。
  此前,郭樹清曾表示:“歷史證明,凡是過度依賴房地產實現和維持經濟繁榮的國家,最終都要付出沉重代價。這樣的教訓,中國必須記取,擠掉房地產泡沫,只能正面應對。”
  如今看來,泡沫已經開始擠了,而后續會不會更大力地擠,目前還不能妄下斷言。因為疫情之下,國際環境瞬息萬變,美元牽一發動全球,國內則是治大國如烹小鮮,每一步落子都會慎而又慎。
  但至少,從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的表態里,我們可以預判出金融界接下來的布局,對于樓市來說,難言利好。
  最后,再來說個核心問題,中國樓市有泡沫嗎?估計所有人都會承認,確實有泡沫。但各地的泡沫密度差距太大,很難一概而論。
  經過2020年的新冠疫情,我們能夠很明顯地感受到,城市分化不斷加劇,一線城市以及強二線城市在疫情期間顯現出了強大的虹吸能力,與之相對的,則是三四線城市的不斷式微。
  此前恒大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及其團隊發布數據,從城市等級來看,截至2018年,一線、二線、三四線城市人均住房建筑面積分別為25.6、32.9、34.3平方米,套戶比分別為0.99、1.06、1.12,一線城市住房供給偏緊。
  如果我們不考慮不同城市的房價差距,單從這個比值來看,一線城市其實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。所以,現在的樓市調控,基本都是在保持“穩”,穩地價,穩預期,從而避免房價的暴漲暴跌。
  說白了,就是通過不斷調控,把房價的震蕩周期拉長,從而消解樓市中的泡沫。
  只能說,2021年的樓市調控怕是少不了,因為這將是一個持久的拉鋸戰。
責任編輯:資訊報道

相關新聞

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
日本免费一区二区高清免费-日本无码动漫av专区-日韩10000免费拍拍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