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游戲 >

張一鳴招2000人做游戲:悄悄上線新官網

2021-02-23 18:47 來源:投資界
  誰扛起張一鳴的游戲野心?
  字節的游戲業務怎么樣了?
  日前,字節跳動上線了一個游戲官網——朝夕光年。7年前,朝夕光年還是一個與字節毫無關聯且默默無聞的小公司,與游戲業務也不沾邊,2017年,字節收購朝夕光年,隨后轉型主攻游戲。時至今日,朝夕光年已經成為字節跳動游戲業務的一把利器。
  深藏不露,字節跳動布局游戲業務良久。從2015年起,字節跳動就開始調研游戲行業的情況,當時調研的負責人就是今字節跳動游戲業務總負責人嚴授。6年的時間里,字節跳動已經集結了一個2000人的游戲團隊,上線4大發行平臺和多個游戲工作室。
  游戲生意賺錢,但競爭同樣殘酷。一方面,字節跳動在內部進行淘汰賽,此前上海的核心游戲工作室"一零一"負責人已離職;另一方面,騰訊今年以來已經公布投資了20多家游戲公司,十分罕見。誰扛起張一鳴的游戲野心?
  4年前收購朝夕光年,
  如今,字節跳動上線一個游戲官網
  字節跳動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游戲官網。
  投資界消息,字節跳動游戲官網近日正式上線,官網名稱顯示為“朝夕光年”,英文品牌名為NVERSEGAME。在官網介紹中,朝夕光年是一家面向全球用戶與開發者的游戲研發與發行公司,通過提供游戲和打造玩家社群,致力于服務全球玩家。
  官網羅列了字節的幾款游戲,分別是:《鏢人》《全明星激斗》《靈貓傳》《火影忍者:巔峰對決》《終結戰場》《熱血街籃》《戰爭藝術》《Portal Man》《火力對決》等9款游戲,涵蓋國風武俠游戲、MMORPG多人在線游戲扮演游戲、策略卡牌游戲、華風劇情手游、策略競技走棋游戲、輕益智休閑闖關類游戲、MOBA射擊手游等多種類型。
  可以看到,這些游戲多數為朝夕光年代理發行,僅有《全明星激斗》是中手游與字節聯合開發,《火力對決》的研發商為字節收購所的上禾網絡,因此算是朝夕光年的自主研發。
  字節跳動的游戲業務仍在不斷招聘。根據官網的招聘信息,朝夕光年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廣州、成都、武漢等地都設有辦公地點,熱門崗位包括游戲戰斗策劃、UE4開發工程師、游戲項目管理、游戲商務經理、游戲美術,以及海外游戲運營等等。
  朝夕光年,向來是字節跳動游戲業務的重要操手。天眼查顯示,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,現任法定代表人是字節跳動副總裁、游戲業務負責人嚴授,股權穿透信息顯示,該公司由字節跳動全資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全資持股,疑似實際控制人為張一鳴。
  2013年,朝夕光年還是一家與字節跳動毫無關聯的小公司,旗下有一個款叫做朝夕日歷的產品。2015年,微信小程序的興起讓朝夕日歷的注冊用戶激增到百萬,隨后達到了500萬的月活。2017年,字節跳動斥資將朝夕光年收入旗下,IM產品短暫的風口期后,朝夕光年開始謀求轉型做游戲。
  實際上,朝夕光年只是字節跳動的游戲發行與制作平臺之一,并不能代表字節跳動的全部游戲業務,也不能簡單地把朝夕光年等同于字節跳動總的游戲品牌。投資界就此求證字節跳動,截至發稿并沒有回復。
  2000人游戲團隊,4大發行平臺
  字節跳動的游戲版圖
  字節跳動隱秘的游戲版圖,正漸漸浮現。
  跌跌撞撞近6年,字節為游戲大業煞費苦心。投資界曾獲悉:從2015年起,字節跳動就開始默默調研游戲行業的情況,當時調研的負責人就是嚴授。彼時,嚴授還在字節跳動的戰投部。2018年,朝夕光年由張利東接手并轉型,目標也只有一個——嘗試做游戲;2020年7月,張利東卸任了北京朝夕光年法人代表等職務,嚴授接任。
  在此之前,2019年2月,抖音發布了朝夕光年制作的第一款游戲《音躍球球》,外界也由此開始正式審視字節跳動在游戲市場的野心。2019年9月,《音躍球球》登上了iOS中國游戲下載榜的TOP2,同步上榜的另一款游戲《戰爭藝術:自走棋》是朝夕光年從英雄互娛手上買下的。
  字節跳動通過朝夕光年發行了多款中重度游戲,但其游戲發行平臺并不局限于此,還包括:休閑游戲發行平臺Ohayoo、獨立游戲發行商Pixmain、云游戲平臺嗷哩游戲等4大發行平臺。
  顯然,最初字節是通過休閑游戲切進這個市場的。2020年6月,字節跳動通過游逸科技并購了北京比特漫步科技有限公司,后者旗下擁有游戲發行平臺Ohayoo。Ohayoo的官網顯示,已發行超過150款游戲,如《我功夫特牛》《消滅病毒》等等,總下載量超過5億,最高單款游戲的流水達到了6億多。
  字節跳動已經在休閑游戲領域證明了其流量策略的可行,一位手游從業者向投資界介紹:“頭條(字節跳動)的流量太大了,優勢很明顯,你可以看到它的下載量,當時《我功夫特牛》的用戶量是激增。”
  游戲基因并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,字節跳動想到了一個最快速的辦法——收購。除了朝夕光年、Ohayoo等,字節跳動還于2019年3月收購了上海墨鹍100%股權,加碼大型游戲的開發;幾天后,字節跳動又入股游戲公司上禾網絡,這家手游開發商除了游戲研發,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具備海外游戲運營能力。
  這是一個特別需要人才的行業。2020年4月,鮮少露面的嚴授公開發聲:“我們很看好游戲這個方向,會有耐心地持續投入。游戲是內容行業,只要有耐心,內容行業是很難被壟斷的。”他透露,字節跳動游戲業務將會在2020年繼續招聘超1000人,目前已有不少游戲大牛加入。最新的消息是,字節的游戲團隊已經有至少2000人的規模。
  其實從2018年開始,字節跳動已經開始有計劃地招聘游戲人才,特別是游戲開發人員。在這個重度依賴“大牛”的領域,字節跳動需要引入大量成熟人才,哪怕來自競爭對手。目前,字節跳動已經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、廣州等地組建了游戲團隊和工作室,如已知的綠洲工作室、無雙工作室、一零一工作室、江南工作室等等。
  字節游戲內部廝殺,上海負責人離職
  張一鳴在等待一個爆款
  游戲歷來被視為“印鈔機”。
  2020年,字節跳動被爆全年營收接近2400億,其中,游戲版塊創造了40-50億的流水。有幾個數字可以對比來看:2020年第三季度,《王者榮耀》《和平精英》等主力手游為騰訊貢獻了360億的收入;去年因《原神》而風頭正勁的米哈游在2020年創收50億。一旦出現爆款,一款游戲就足以撐起半邊天。
  字節跳動自研游戲的爆款卻遲遲不來。2020年,字節跳動加大了自研游戲的力度,盡管朝夕光年獲得了火影忍者等IP授權,也聯合中手游等公司共同開發游戲,但是自研中重度游戲少之又少,更何況爆款。
  但內部競爭已經越來越激烈。一位字節跳動的匿名員工透露,“字節跳動這些在不同地域的游戲團隊,分為很多不同的工作室,每個工作室有幾個不同的項目組,一個大部門互相知道是做什么的,但不同部門之間不了解。項目之間賽跑競爭。”
  這種內部競爭方式,也讓被招來的人才之間充滿了火藥味。其實騰訊也是采取這種內部“賽馬”的競爭模式,一位業內人士介紹:“在吃雞游戲上,其實騰訊也很謹慎,觀察了一段時間才開始入場,內部兩個工作室兩款產品競爭。”這是資金充裕的互聯網公司一向慣用的招數。
  與此同時,字節跳動第一位因不及預期而離職的游戲負責人出現了。此前,據晚點LatePost報道,字節跳動位于上海的核心游戲工作室"一零一"負責人楊東邁已離職,工作由向字節游戲總負責人、公司副總裁嚴授匯報的費舍爾接管。一位字節跳動人士稱:"楊的離開很大程度是因為團隊表現未達到公司預期。"
  不過,坐擁綿綿不斷的流量,字節跳動顯露的游戲野心還是令同行緊張了起來。
  2021年1月至今,國內游戲霸主騰訊,已經公布投資了20多家游戲公司,如摘星網絡、靈刃網絡、東極六感、玩心游戲等。如此密集的出手,背后意味不言而喻了。
責任編輯:資訊報道

相關新聞

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
日本免费一区二区高清免费-日本无码动漫av专区-日韩10000免费拍拍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