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時尚 >

男性逐漸支撐起醫美市場:平均客單價是女性的2.75倍

2021-02-26 14:53 來源:中國資訊報道網
  一個念頭曾在何安腦子里不斷出現:如果自己的眼睛再大一點點,鼻子再挺一點點,生活會不會和現在有所不同?
  25歲的他臉龐略顯圓潤,他對自己的單眼皮感到沮喪,“只要能改善一點也是好的”。幾番考慮,他走進了手術室。
  變美,無論對于男性還是女性,都頗具吸引力。一份報告顯示,男性在變美這件事上更舍得花錢,平均客單價是女性的2.75倍。
  他們打玻尿酸、割雙眼皮、補救發際線,提起美容方面的專業用詞頭頭是道,絲毫不遜色于女性。男性逐漸支撐起了醫美市場。這些愛美的男人們相信,俊美的臉龐能給自己帶來好運,無論是事業還是愛情。
  讓“微調”擦去不自信
  何安前往醫院做雙眼皮手術那天,他沒有告訴任何人。像往常一樣,他穿著寬松的運動衫,鎖好公寓門,擠進地鐵。一路上他不停地翻看網絡上的雙眼皮手術案例,想象著每種褶皺與自己眼睛結合的樣子。
  醫院門口的人不多,但何安還是停下來環顧了四周,才深吸一口氣走了進去。見到醫生,他直截了當地告訴對方自己想要自然款的雙眼皮,要做埋線的手術,醫生和他簡單交代了幾句,就讓護士帶著他去準備手術。
  何安躺上了手術臺,空氣里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。醫生給他的眼部打了少量麻藥,他的意識仍然清醒,看見醫生舉著銀色器具向他走來。何安忐忑地閉上眼,酒精的味道充斥了他的鼻腔,“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,只是感覺有東西在眼睛上移動”。
  手術持續了15分鐘。何安從手術臺上坐起來,他即刻擁有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雙眼皮。
  之后,何安對著鏡子時,不再沮喪了,多年的不自信仿佛突然之間被一塊橡皮擦抹去。
  雖然現在越來越多的大品牌化妝品選擇男性明星代言,也有男明星大方對外承認自己曾經做過“微調”。但被“微調”后的何安還是有些忐忑。
  一個星期后,朋友見到他都說,何安變精神了。他小心翼翼地交代了實情,令他意外的是朋友們對于在臉上動刀并不抵觸,甚至有人說自己也做過醫美,還給他提出了更多變美的建議。何安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。
  何安也很慶幸,自己沒有成為某個醫療事故新聞的主角。畢竟在他看來在臉上動刀這件事并不是鬧著玩的,最近他又在網上查看玻尿酸和瘦臉針的介紹,想讓自己變得更精致一些,“在這個看顏值的時代,誰都想變美一點,包括我們男的也一樣嘛”。
  讓發際線“挽留”住歲月
  男性對美的追求不僅停留在大眼睛、高鼻梁的層面上,守住頭頂的烏絲也成了美麗的必修課——植發成為男青年最熱衷的醫美項目之一。
  在很多人心中,一頭濃密烏黑的頭發是與年輕美貌畫等號的。
  與女性相比,男性對植發的需求更大,中國健康促進與教育協會公布的《中國脫發人群調查》顯示,平均每6個中國人中就有1個人有脫發癥狀。我國男性脫發人數約1.3億,男性脫發率近20%。
  80后陳志文的植發決定發生在一個夏天的午后。那天陽光正好,他與朋友相約一同吃飯,閑聊之中,朋友的一句話擊中了他的內心。
  “都10年了,掙到了錢,頭發卻沒了。”朋友頓了頓說道,“掙了錢也收拾一下自己吧。”
  他當即拿起手機開始查詢項目信息,并在第二天直奔醫院,做了術前檢查。第三天,他躺上了手術臺。
  其實陳志文的脫發情況并不十分嚴重,只是和10年前相比發際線向后移了大約1厘米。朋友都說是他做生意操心的結果,他也不否認。這些年來他開了自己的公司,從最開始的幾人發展到如今的幾百人,事業蒸蒸日上,在北京買了套大房子,但總是覺得房子太大有些孤獨。他想,自己該有個家。
  尋找另一半,精神面貌要好,這是陳志文下定決心做植發的主要原因。對于手術他看得很輕松,“就是后腦勺的頭發拔出來插到前面”。
  兩周后,他卸掉了頭上的白紗布,朋友再次約他吃飯時他戴著帽子,一方面是因為術后要保護頭皮防止感染,另一方面剛長出來的絨毛有些發紅,與原來的頭發顏色差別較大,不太好看。一根頭發15元,整臺手術一共花了4萬多元,發際線保衛戰就這樣告一段落。
  術后的他,依舊在斷斷續續地服用雌性激素,醫生還交代他不能吃辣,要注意生活健康。現如今他更加在意自己的身體和形象,堅持爬山、游泳、騎單車,不喝飲料,不酗酒,宣告要把年輕的自己找回來。
  “我要梳個大背頭。”摘下帽子,陳志文自信滿滿地說。發際線給他帶來了什么,陳志文其實不太能說得出,不過,他還沒有找到屬于自己的另一半。
  “入坑”須謹慎
  越來越多的中國男性開始注重自己的外表,從護膚到化妝,到醫美。但目前還沒形成針對男性的完善服務市場。
  打開一些醫美的App,菜單欄里大多選項以整形部位為引導,如眼部、鼻部、胸部。平臺上的產品反饋區也大多是由女性求美者分享的“醫美日記”。
  相比女性消費群體,男性并不擅長與身邊人交流,也大多不熱衷于在“事前”向他人尋求意見和幫助。同時就消費決策來說,男性求美者也更傾向于快速作出決定。
  這讓男性在通往變美之路的途中更容易“踩雷”。
  90后吳凱一度認為男人在臉上花心思是“娘娘腔”的表現,雖然這幾年在熒屏“小鮮肉”的影響下他也開始考慮如何能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一些,但他依舊對醫美保持著觀望的態度。
  “畢竟是在臉上動刀子的事,萬一做壞了是很難恢復原貌的。”網絡是吳凱了解各種醫美項目的主要途徑,面對新聞里層出不窮的醫療事故報道,他壓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動的心。
  吳凱曾經因為膚色較深考慮過“美白針”等醫美項目,但市場上關于美白的醫美項目介紹令他眼花繚亂,價格也忽高忽低,從幾千元到幾萬元的差距令他摸不著頭腦。最終經過一番了解后,他打了退堂鼓。
  種種疑惑與擔心存在于很多男性求美者心中,在持續升溫的醫美市場中,不合法合規經營的現象與之相生相伴。艾瑞咨詢發布的《2020年中國醫療美容行業洞察白皮書》顯示,2019年在合法醫美機構中有15%的機構存在超范圍經營的現象,同時據估算全國有超8萬家生活美容機構非法開展醫美項目。面對“專業醫生”精心設計的話術,求美心切的男性顧客更是難辨真偽。
  但與此同時,男性對于醫美的消費熱情依舊高漲。天貓數據顯示,2020年“雙11”期間,醫美醫療訂單量環比增長近7倍,平均客單價達6300元,成為最受歡迎的生活服務項目。其中有近三成訂單來自男性消費者。
  吳凱依舊在持續關注醫美項目,他想自己在拍結婚照前大概會去做祛斑、割眼袋這類相對小型的醫美項目,“我也不想大動,能在原有的基礎上略有改善就夠了,誰不想變好看一點呢”。
責任編輯:資訊報道

相關新聞

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
日本免费一区二区高清免费-日本无码动漫av专区-日韩10000免费拍拍拍